游三辉先生的墨彩世界

2020-07-05 11:19 未知

​游三辉先生的墨彩世界

        汪 毅

 

游三辉先生既是当今台湾画坛卓有代表意义和讨论意义的画家,又是两岸书画交流颇具代表意义和讨论意义的画家,故观其泼墨泼彩作品可以顿生妙想,是一件雅事和乐事,也是一种身心均觉愉悦的审美享受。
 
他下笔行云流水,可以鲜活满纸山水与满纸烟云,而且大气淋漓、酣畅超脱,让我在入胜入定境界中遐思万千。自然,我视之为一道“这边独好”的人文风景。
 
游三辉先生是国画大师张大千的再传弟子。欲点击游三辉先生泼墨泼彩山水画的艺术实践和志在弘扬大风堂画派的孜孜追求这份“菜单”,自然当链接张大千及其艺术这个“网络”,因为它鲜活而魅力飞扬。
 


 


 

 
张大千对中国美术史的特殊贡献,台湾学者巴东先生曾有表述:
 
一、他兼容并蓄并整合了历代各家各派画风(院派画的青绿浓艳与文人画的水墨秀润两种表现特质),集古今中国画之大成;
 
二、他复活了中国画在宋元以后色彩萎缩的生命,将浓艳鲜丽的色彩推展至千年极限;
 
三、他挑战传统画风,将中国古典的艺术精神与绘画风格作了成功的现代转化,即采用西方抽象画技法,形成了泼墨泼彩的时代风格,开创了中国山水画的新纪元。
 
无疑,“泼墨泼彩”是张大千垒筑的艺术之峰,是大风堂艺术的灵魂,宛如喷薄的朝阳光芒四射,影响着中国美术的进程,具有时代意义。
 


 


 

 
然而,囿于历史原因,中国内地的大风堂门人及再传弟子,几乎只能从张大千早、中期的作品切入,很难站在大风堂艺术的前沿“泼墨泼彩”,去创造高值与提升一种理念。
 
较之起来,台湾的游三辉先生算是幸运了,堪称张大千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海中的弄潮儿。
 
1985年,他师承张大千在台湾的门人孙云生教授,后师承张大千在台湾的另一位嫡传弟子孙家勤教授。两位孙先生深得张大千泼墨泼彩理念与技法的精髓,且有相当表现能力。
 
1996年5月,我赴台湾参加百年来中国文学学术研讨会,下榻于台北六福客栈。在客栈豪华的大厅里,我有幸欣赏到孙云生先生的巨幅泼墨泼彩山水画。
 


 


 

 
那构图(以墨或彩不规则板块的自然结构山水画面的主体与略勾轮廓,因势点缀的山水画面的细部结合)、那气势、那意境、那墨印,那鲜丽色彩,让我眼亮心热,令我跃动着莫可名状的极大兴奋。
 
张大千弟子的作品尚有如此的视觉冲击力和江潮般的震撼力,张大千的泼墨泼彩作品当更上层楼,令我高山仰止。张大千的艺术历程可分为早、中、晚三期。泼墨泼彩是他晚期的创举,堪称大风堂艺术登峰造极。
 
张大千的泼墨泼彩作品均创作于海外,多系海外公私秘藏珍品,且近乎天价。由于海隔云阻的历史原因,我们能欣赏到的张大千的泼墨泼彩作品几乎都是印刷品,与真迹的效果差之千里。
 
当悉知孙云生先生的这幅泼墨泼彩画价值逾百万台币(折合人民币30多万元)时,我顿感泼墨泼彩作品的艺术与经济价值的双重性太彰显了。由此及彼,我不由自主地感到游三辉先生泼墨泼彩作品的魅力与多重价值。
 

 


 

 
游三辉先生1948年出生于台湾宜兰县。他除了有幸在孙云生、孙家勤先生的点拨下步入大风堂艺术之堂奥,更有幸的是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台湾历史博物馆、高雄市美术馆等艺术圣殿心摹意临到张大千的一系列泼墨泼彩作品,从中探神采韵,获得真谛和灵动。
 
一路走来,他醉心痴情于张大千的泼墨泼彩世界,在水、墨、彩所构成的万千变化中遨游,感悟其魅力,激活创作的兴奋点,收获彩墨翻新和笔意生趣的喜悦。
 
可以说,游三辉先生把其太老师张大千泼墨泼彩画的灵魂注入了他的山水画中,无论是雄浑山势、一色水天、深茫雾气及空阔的境界,还是表现明净色墨与墨彩浓淡的神奇变化。
 
当然亦可以说,张大千先生的《江山帆影》(水墨设色)、《泼墨云山》(水墨设色)、《长江万里图》(水墨设色)、《黄山前后澥图》(水墨泼彩)、《庐山图》(水墨泼彩)、《山雨欲来》(泼彩)、《深山飞瀑》(泼墨泼彩)、《泼墨云山》(泼墨泼彩)、《巫峡云帆》(泼彩)、《幽谷图》(泼墨泼彩)等一系列泼墨泼彩的作品深刻影响了游三辉先生的艺术创造和艺术表现。
 


 


 

 
在艺术践行中,游三辉先生深感张大千泼墨泼彩艺术在中国美术的银河中是永不坠落的星辰。
 
如今,走进游三辉先生的绘画世界,感到其作品磅礴奇幻与隽秀自然并举,空灵飘逸与严谨深邃共存,具有很强的艺术张力与很高的审美价值。
 
特别是他的泼墨泼彩,因势赋形,峰回路转,注重写意中见工笔,豪放中见工细,泼写兼施中凸显山水景观的块状抽象与细部特征,并形成强烈对比,迭化出莫可言状的意境与艺趣;
 
同时,博采中国画散点透视的优势,开合有度,使创作理念与技法和谐圆熟,颇有见识地承袭了其太老师张大千晚年泼墨泼彩的山水画风。
 
在具体的表现上,那层层相叠或堆积的泼墨泼彩与参用的青绿、花青、赭石形成丰富并具有鲜明对比的色调,增加了作品的厚重感与光影变化。
 
再辅以传统的渲染皴擦法,适度的淡染和勾框具体相关的物像,使之与厚重墨团色块构成“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的那种微妙得难以言状的呼应,产生空间距离的美感,让人感到其作品不仅流溢着张大千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的神韵,而且不乏“我之为我,自有我在”的维新。
 

 


 

 
他创作的一系列山水画中,那彩墨的诡奇鲜晕,那光影的梦幻迷离,那构图的万千气象,那物象的万种风情,那季节之歌唱出的含翠春山、清远夏溪、斑驳秋霁,皆自然巧丽与意存高茫并妙趣天成,使人神驰意迷,让我惊诧其绘画天赋与出众的艺术表现才能,更感慨他“追随大千唱大风”的历程与站在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的高度恣情挥洒及纵横捭阖。
 
在艺术表现上,游三辉先生的领悟能力非一般画家所能及,他把张大千的泼墨泼彩艺术及其精神演绎和延伸到了相当的境界。其泼墨,强调水墨的濡润及水墨气韵的酣畅淋漓;其泼彩,摒弃笔痕,注重天成,追求自然的表现与韵律的流动美,以超越一般意义的泼彩——突破笔触瓶颈,直抵审美意趣的兴奋点与审美价值的制高点,让读者在墨彩关系中领悟到中国山水画所纷呈的姿彩与长江、珠峰般的磅礴气概。
 


 


 

 

 
由此,游三辉的泼墨泼彩画赢得了艺坛的喝彩,好评如潮,台北历史博物馆前馆长何浩天赞道:“到当代艺术界,也依旧满天星斗,普照大地,而在繁星点点中,看到一颗光辉闪烁、照耀四周,在今日艺坛上成就非凡的书画家游三辉,脱颖而出。”
 
北京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感慨:“游三辉先生的画笔有一种神奇力量,它能让张大千复活,让张大千更新,更让张大千的水墨内涵和水墨精神在我们这个时代得到了绵绵不息的延伸。”
 
在艺术形式的表现上,游三辉先生算得上双打冠军。他不仅泼墨泼彩画引人入胜,而且书法亦相当精彩,两者不分伯仲,相得益彰,奏出了他艺术生命的交响曲。
 
在书法艺术天地里,游三辉先生可谓有一双魔手,能出神入化一手张大千、于右任的法书。其书体间架结构,以《石门铭》《泰山金刚经》《瘗鹤铭》为主,兼容其他书家所长;其书法体势,行草相融,隶篆贯通,行云流水,游龙走凤,气韵连绵,磊落雄健,不乏和谐之美。
 


 


 

 
然而,难能可贵的是游三辉先生不满足于此,而是心存高茫,志在高远,将法书中妙品的“于、张”两大书家的字形字格字境作优化整合,和弦出属于他自己风格的书体。游三辉先生的艺术成就,使他拥有了一串串光环:台北大风堂书画研究会会长、安徽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中国书法学会永久会员、中国诗书画文学艺术学会顾问……
 
在艺术推动中,游三辉先生对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的策划、运作铿锵有力,把打好张大千、大风堂牌的理念与具体艺术实践行为做了成功的互动。
 
他用心推动大风堂画派,联合海峡两岸的大风堂门人及再传弟子,整合力量,以努力展示张大千早、中、晚期绘画风格的全过程。
 
他以拳拳之心和执著之情,将张大千大风堂泼墨泼彩的画风不断传播于大陆,给大陆画坛以强震,让大陆画家以惊讶,给大陆读者视觉以冲击,让我们能实实在在体验到张大千、大风堂绘画艺术的最高境界——泼墨泼彩。
 


 


 

 
迄今为止,游三辉先生已多次举办泼墨泼彩画展。仅2001年以来,除在台北孙中山纪念馆等举办个人书画展,现已分别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安徽省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安徽省黄山市博物馆、四川美术馆、浙江西湖美术馆、湖南美术馆、上海美术馆、黑龙江美术馆、辽宁美术馆、山东美术馆等举办了《游三辉书画展》,而且在拥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安徽歙县创建了“游三辉艺术馆”,成立了“张大千大风堂书画研究会”,可谓“一江碧波涌徽韵,两岸艺术融歙情”。
 
对于游三辉先生的艺术贡献,《中国文物报》《中国青年报》《台声》《旅游博览》等逾百家报刊给予报道或长篇评介,安徽卫视、浙江卫视、旅游卫视、上海电视台等10余家视觉媒体为他做了专题节目,陕西历史博物馆副馆长杨培均以诗感慨:“一股清风过海峡,长安艺坛多诧讶”“勾勒皴染出胸壑,泼墨泼彩师造化”“淋漓酣畅写大千,大风堂下一奇葩”。
 
游三辉先生还准备将作品巡展于中国各省级城市,志在做传播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的文化使者,让大风堂泼墨泼彩之花盛开神州,让大风堂艺术的精气神——泼墨泼彩美丽华夏。
 


 


 

 
迄今为止,游三辉先生出版有《荣宝斋画谱·游三辉绘山水部分》《荣宝斋当代书画名家·游三辉山水作品集》《中国当代国画名家——游三辉画集》《游三辉书画世界》等画册约20部,展示了大风堂艺术的大视野、大格局、大包容、大美,传达了“我之为我,自有我在”的个性化追求,一定意义上体现了他作为大风堂再传弟子领跑大风堂艺术的先进性,甚至完全有理由可以说在大风堂艺术发展史上他算得上一个具有讨论意义的画家。
 
在品味游三辉先生妙墨大风的同时,我还感慨其他具有的美丽情怀,即拥有实现其太老师张大千遗愿的壮举:创作《黄山图》巨制。张大千一生心仪黄山、梦萦黄山,苦恋黄山,曾四登临黄山,描绘吟哦黄山的作品竟达100余幅(首),几乎囊括了黄山的所有绝胜处。
 
他还拍摄黄山胜景照片数百张,出版了《黄山画景》摄影集。其作品《蓬莱三岛》参加比利时万国博览会影展荣获“摄影金质奖”。
 
特别是他在1969年创作的《黄山前后澥图》,堪称传世之作,诚如1993年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秦孝仪《跋张大千先生<黄山前后澥图>以寿李海天先生七十揽揆》中言:“画家触景挥洒之趣,诗人兴怀沉吟之雅,复以手书黄山诗之藻翰,信诗书画三绝汇于一图卷间矣。”该跋还感佩“大千先生为现代黄山画派始祖”。
 
张大千这些作品的笔墨意趣、人文精神与黄山同辉,不仅影响了黄山画史和中国画坛,而且具有相当规模的传承性,即影响了大风堂门人和再传弟子,具有画派的某些特征和意义。
 


 


 

 
据不完全统计,受其影响的门人和再传弟子分别达30人。这算得上一个不小的团队,而且构成梯次,为其他画派所不具有。
 
这些门人和再传弟子,秉承门风,不拘成法,数度登临黄山,放胆登高,以黄山为伍,心语黄山,诗化黄山,丹青黄山,以门人梁树年、慕凌飞、谢伯子、郁文华与再传弟子游三辉、赵凯、李代远、黄格胜、程振国最具代表性,特别是游三辉先生孜孜不倦追求黄山的人文意境,画作面貌的呈现绚丽多姿,既有新云山画法的艺术实践探索,又有泼墨泼彩个性创意的张显,为现代黄山画派的进一步拓展起到积极作用。
 
张大千在画完《庐山图》巨制后,曾表示要作一幅与其媲美的《黄山图》巨制,惜未开笔便病逝于台北。对此,游三辉先生十分感慨,立誓发愿,一定要超越自我去完成太老师张大千的未竟巨制《黄山图》,告慰其在天之灵,以此彰显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的魅力。
 


 


 

 
 
为此,游三辉先生坚持“师古人而造意,师自然而造境”的艺术创作主张,凭着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2003年毅然将家从台湾搬至黄山,以“日看黄山三百遍,但愿长作黄山人”(苏东坡有“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游三辉还志在做领跑登临黄山的冠军,即把立誓登临黄山100次载进心中的“吉尼斯纪录”,以“搜尽奇峰打草稿”,厚积薄发出心中“说不完”的黄山。
 
从1992年起至今,游三辉已56次攀登黄山。作为一个情有独钟黄山的画家,游三辉先生写生黄山画的数量算不上大(仅20余幅),但难能可贵的是他的思考和创意及自开法门的艺术表现。
 
他注重心灵与山魂的互动,融会贯通了所要表现的客体黄山,突破了“画画写生”“写生画画”的藩篱,目识心记,空灵天趣并举,渐入俯拾黄山而从心所欲之境,使其山水画作品无论是山之形,还是山之云、之水、之气等物象,大多透露出黄山创意符号的信息,诚如石涛在自题画黄山的作品所言“予得黄山之性情,不必指定其处也。”
 


 


 

 
如今,游三辉这位“新黄山人”心中涌动着黄山瑰丽的画卷:盛开的莲花峰,奔泻的人字瀑,虬曲的迎客松,嶙峋的怪石,茂密的植物,横无际涯的云海……我想,不久的将来,《黄山图》巨制必将像灼热的岩浆一样从游三辉先生的脑中、胸中、手中喷涌而出。那时,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将筑起新的高度,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将与黄山这颗中国名山的明珠同放异彩、共呈璀璨。
 
愿人们兴致勃勃地走进游三辉绘画艺术所编织的风景,去感受和体验其泼墨泼彩的万千风韵和神采,去感慨张大千泼墨泼彩艺术的永恒!
 
(汪毅,曾任张大千纪念馆首任馆长、《四川省志》副总编,一级文学创作,出版有《张大千的世界(3卷)》《寻踪张大千:台湾之旅》《走近张大千》《张大千张善子研究》等16种专著)
庄经理:17830834511 服务时间 9:00-21:00 邮箱:2899641312@qq.com 公司地址:重庆南岸区龙门浩街道龙门浩10号 分公司:黄山歙县新汽车站建材市场B栋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