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书画养生

2019-01-19 00:00

  张大千原名正权,改名爰,又名季、季爰,字大千,别号大千居士,画室名“大风堂”。属猪,四川省内江市人。为现、当代画坛上最具影响的国画大师之一,也是世界画坛上著名的艺术伟人之一。

  1914年就读于重庆求精中学,随母习画。1917年张大千与二哥张善孖同去日本京都,学习染织。1919年回上海拜著名学者曾熙为师。不久在松江出家,法号大千。三月后还俗,从李瑞清学书法。1936年任南京中央大学美术系教授。1940年到甘肃敦煌莫高窟,临摹古代壁画二百余件。张大千青年时期精研古法,临摹古人名迹,无不得其神髓,后融会贯通前人法度,自成风格。作品题材广泛,人物、山水、花鸟、走兽皆精。画人物多采古装,借人物以抒情怀;画翎毛花卉或工笔戒写意,清润秀丽,落落大方;山水涉笔成趣,点画新奇,富有诗意。晚年常用泼笔墨、泼彩描绘风景,独具风格。

  张大千也精于鉴别收藏,出版有《大风堂藏画》和《张大于画集》。张大千的绘画从总体上讲给人的感受是:酣畅淋清而内涵深厚的传统构成,雄奇瑰丽而富于精致的写真精神。

  国画大师张大千一方面画技炉火纯青;另一方面养生也颇为有道,下面就谈谈大千先生的养生经验。

  大千先生体会到,书画是一种在纸上进行的气功和太极拳。因为在习字作画前,首先需要排除杂念,意守丹田。“先默静思”以净化心灵,也就是练气功前的“入静”阶段。然后运气于指、腕、臂、腰,以调节全身之力于笔端,“下笔点画波撇曲直,皆尽一身之力而送之”,或似“蛟龙戏海”,或似“蜻蜓点水”而妙笔生辉。诸如以上运笔,犹如太极拳的一招一式。由于习字作画要凝神贯气,调节呼吸,身体活动上属动静结合,刚柔相济,虚实相间,用力有轻重之别,运笔有快慢之分。这样,很自然地通融全身血气,使体内各部分机能得到调和,使大脑神经兴奋和抑制得到平衡,促进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故有“书画家每得以无疾而寿”之说。

  大千先生认为书画能摄心养生,使人精力充沛。书画是心神精细的表现,运作时,必须平心静气,举止舒展。任何心猿意马、心慌意乱的神情均是不可取的。所谓“书画之道,先要养心”即是此意。故习字作画需用意念控制手中之笔,“用心不杂,乃是人神要路”;绝虑凝神,便能以静止动。这对改善大脑皮质功能、促进大脑思维的敏锐和沉着、调节人的精神活动是很有帮助的。

  书画活动是一种高雅的艺术活动。它能培养人愉快的情绪和豁达的胸怀。宣纸之上,各种字体形态肥瘦的风趣,山水画引人入胜的意境,人物画栩栩如生的神态,这一切均使人兴趣盎然,获得一种美的享受。所以有人说,挥笔习字作画,既寄托了雅兴,又涵养了情致,是一举多得的养生方法。

  同时大千先生也认为,观画对人的情绪和身体也有影响,尤其是中国画重在写意,讲究意境,能把人带入一种境界,使人产生无限的联想,因而对人能产生深层的作用。我国画史中记载了很多以画怡情、健体、疗疾的例子。隋炀帝杨广即位时,“身体虚弱,喉下舌燥”。太医看后,并不给他开药方,而是精心制作两幅画,一幅为“梅熟时节满园春”,另一幅为“京都无处不染雪”,“梅”画使人一望生津,“雪”画意境清凉,使人望而除燥。隋炀帝看后,顿觉喉舌酸而甜润,燥疾除却。《太平广记》第211卷也记载了一个以画治病的故事:鄱阳王被齐明帝杀后,王妃悲伤过度,得了病病,多方医治无效。后其兄刘僧请名画家袁茜画了一幅画,画面是鄱阳王与生前宠姬共同照镜图。王妃见了,非常气愤,骂曰:“斫老奴晚。”悲痛乃减,病也痊愈。当然,这种画对人的情绪影响力量之大。

  自古至今,勤于书画而获长寿的人,可谓是数不胜数,如唐代的柳公权、欧阳洵,明清时期的文徵明、梁同书,以及近代的吴昌硕、齐白石等,均高寿八九十岁;若问书画家的长寿奥秘,无非是每日写写画画,持之以恒而已。人的生命是生理与精神相互依存的反映。生理与精神能得到很好协调,是人健康长寿的重要条件,而书画活动能使人达到这一境地。作画时绝虑凝神,沉静运气,将自己的全部心神和气力送入笔端,所画线条颜色,都是作者感情的寄托。画者深入画中,领略其美,既能娱心,又能练体,起到利关节、通气血、和情志、调阴阳、陶冶情操、焕发青春、抗老延年的作用,故绘画者多长寿。

庄经理:17830834511 服务时间 9:00-21:00 邮箱:2899641312@qq.com 公司地址:重庆南岸区龙门浩街道龙门浩10号 分公司:黄山歙县新汽车站建材市场B栋1005号